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青海实践

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青海实践



    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成群飞翔的斑头雁。

    “每天骑着摩托车驰骋在黄河源头扎陵湖边进行草原巡护是我最开心的事情。”玛多县扎陵湖乡尕泽村牧民更登尖措说:“我是国家公园的生态管护员,我要为党、为国家站岗放哨,守护好青山绿水,守护好伟大祖国的生态安全屏障。”
    环境好了,日子富了,更登尖措放下牧鞭,只为他心中的那片绿色。
    这背后,是青海高原儿女携手共建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生态变革。
    为党守绿、为国护绿、为民增绿。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党中央深化生态文明制度改革的一次重大决策,是加快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一次重大创新,是生态文明思想的一次伟大实践。
    作为青海省贯彻落实生态文明思想落地生根的重大实践、重要抓手、战略布局,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改革试点已成为全力打造保护生态、民生改善、绿色发展、和谐稳定的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为全国提供了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青海经验”。
    今天,国家公园成为全国热词,三江源探索进入全国视野、全球关注。
    “大部门制”让“九龙治水”变“一龙治水”
    青海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三江源是我国淡水资源的重要补给地,是高原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是亚洲、北半球乃至全球气候变化的敏感区和重要启动区,是我国乃至亚洲重要的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总面积12.31万平方公里的三江源国家公园就位于此。
    2016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三江源成为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也是惟一由地方政府(青海省)为责任主体的国家公园。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玉树藏族自治州的4个县及可可西里被纳入试点范围。
    2016年6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三个园区管委会一并成立。黄河源园区范围包括玛多县大部分地区,县委书记任园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县长任主任,水利、环保、国土、林业等县级主管部门一并纳入管委会,整合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
    4月10日,再访黄河源头,一路上,蓝天、白云、雪山、湖泊、草原,还有不时映入眼帘的野生动物……一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景象。
    采访中,曾经“九龙治水”“条块分割”“政出多门”,是我们听到的高频词。
    “建立统一管理机构,改变了从前的‘九龙治水’‘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理顺了关系,这一创新举措走在全国前列。”这是玛多县委常委、副县长,管委会专职副书记、副主任甘学斌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最直接的感受。
    “国家公园是我国自然保护地的最重要类型之一。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的重要举措,我们必须建成统一规范高效的中国特色国家公园体制,才能使得交叉重叠、多头管理的碎片化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晓南说,首先要解决体制上的碎片化,才能解决保护上的碎片化。自然资源系统具有完整性,将其分割管理,不仅管不好,反而让自然资源本身变得破碎,难以高效统一保护。
    为此,青海在保证自然生态系统和生态过程完整性的基础上,科学布局,科学施策,构建大部门管理体制改革,优化重组各类保护地。“将原有的各类保护地进行功能重组、统一管理,从根本上解决政出多门、职能交叉、职责分割的弊端。”李晓南说,对3个园区所涉4县进行大部门制改革,县政府组成部门由原来的20个左右统一精简为15个,生态管理归管委会,其他社会管理归地方政府,各司其职、相互配合,为实现国家公园范围内自然资源资产、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和三江源国家公园重要资源资产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奠定了体制基础。
    “园区实行双重领导制,以国家公园为主,权责明晰,制约到位。”甘学斌说,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县上各部门引进项目都会主动到国家公园进行审批,当然不乏有建设项目因国家公园而“挡”在了外面。这要是在过去,各部门都有招商引资任务,大家争相引项目。现在大家隶属于国家公园,同时又承担全县的审批权,话语权大大提高了。甘学斌表示,作为地方领导“双肩挑”,做项目搞发展决不能忘了国家公园管理者的身份。
    从“九龙治水”到“一龙治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在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参考借鉴的情况下,边实践边总结,再实践再总结,并不断完善,走在全国前列,这是青海以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进一步科学把握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和全省生态环境保护的新趋势、新任务、新要求的生动实践。
    在全国率先探索建立国家公园生态保护新机制
    去年底,青海创新生态保护体制机制,大力推进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典型经验得到国务院通报表扬。
    这是青海紧紧围绕总书记关于“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四个扎扎实实”“三个最大”的重大要求,立足青海、面向全国、放眼世界,注重实际、突出特色,扎实推进体制试点各项工作取得极大成效最有力的证明。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我国国家公园建设的重大实践和典范,是绿色中国走向世界的“形象大使”。如今,试点示范引领作用已经显现,2017年,来自全国各地的43批团队前往三江源国家公园考察、学习、交流,2018年达到了57批次。
    体制试点以来,青海落实“国家使命”,立足国家生态安全战略,探索改革路径,把体制机制创新作为体制试点的“根”与“魂”,充分发挥生态保护制度创新先行先试和示范带动作用,大胆推进生态保护制度创新实验,确立了依法、绿色、全民、智慧等九大建园理念,逐步形成了三江源国家公园规划、制度、标准、生态保护等十五个体系,为国家公园建设积累了可复制、可借鉴的经验和模式。
    2017年8月,《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试行)》施行,标志着三江源国家公园正式迈开了依法建园步伐;2018年初,国家正式对外公布了《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这是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规划,为其他国家公园规划编制积累了经验、提供了示范。
    举全省之力,青海迅速把中央要求落到实处。采取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执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标准,落实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实行最严格的责任追究制度,切实以生态保护优先理念统领各项工作,致力于持续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坚持“大部门、宽职能、综合性”的原则,整合行政资源,减少管理层次,构建精简、高效、统一、精干的行政管理机构,率先探索建立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保护新体制、新机制。
    不仅如此,成立了玉树市人民法院三江源生态法庭,组建成立了三江源国家公园法治研究会,建立了三江源国家公园法律顾问制度,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生态环境的作用。
    今天我们看到,从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到《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实施,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是青海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伟大实践、最佳答卷。
    规划表明:2020年,国家公园体制将全面建立,法规和政策体系逐步完善,标准体系基本形成,管理运行顺畅,正式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2025年,保护和管理体制机制不断健全,法规政策体系、标准体系趋于完善,管理运行有序高效;2035年,保护和管理体制机制完善,行政管理范围与生态系统相协调,实现对三大江河源头自然生态系统的完整保护,建成现代化国家公园,成为我国国家公园的典范。
    随着《规划》的出台,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保护规划、管理规划、社区发展与基础设施规划、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规划、产业发展和特许经营规划相继编制。三江源国家公园科研科普、生态管护公益岗位、特许经营、国际合作交流等12个管理办法制定印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青海实践